法律

社交神器微信为何越来越重

2019-05-15 05:19: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近,有点烦。打开的速度越来越慢,这个万能的神器甚至有时也会死机。马化腾说,腾讯近这一年来的变化是修身养性,回归本质,要回归到做连接器的角色,即这样的络通讯工具不仅要连接人与人,还要连接服务与机器云云。

腾讯果真返璞归真了吗?

在笔者看来,这恰恰是现阶段腾讯开始进入迷惘期的开始,这类迷惘期的一个典型征兆就是核心产品在定位上的摇摆,以腾讯在移动互联领域的万能神器为例,它正在离当年创造者者张小龙追求的简单渐去渐远,从社交、游戏到电商、打车、视频等等,身上背负的赢利负荷愈来愈重,在作为连接器的和作为赚钱机器的之间,腾讯的天平一直在摇摆和倾斜,时重时轻,往复不定。

媒体还是电商的成长烦恼

到底是继续发挥它擅长的媒体功能,还是往前再进一步,实现马化腾心中的复兴大梦进入电子商务领域,在移动领域直捣阿里巴巴的黄龙府,腾讯一直很纠结。

此前,有人分析称,腾讯长于产品开发,而短于产品运营,这可能只是部份事实。在时期,腾讯也曾想过在这个可爱的企鹅即时通信工具身上负载财付通、腾讯拍拍这样的业务,但都是无疾而终,草草收场。除运营经验方面的欠缺外,传统工具上缺乏相应的应用场景,是此类业务无法生根的本质原因。人们很快发现,腾讯像极了当年的新浪,多年在个人沟通、文娱和媒体服务的成功运营是其所长,但转而服务于企业客户正是其所短。对那些在上热衷于视频或者短信聊天、或者玩各种小型游戏的用户来讲,电子商务这样的业务可谓是重武器,它涉及到从产品生产、销售、库存、物流、服务等诸多线下环节,对于腾讯这样一家擅长媒体和络游戏这样的轻业务公司而言,失败的种子是一开始就埋在本原的。

转眼间,在移动互联领域,早是换了人间。腾讯有了这样的新式武器,但电商旧梦未了。固然,这一次马化腾再也不会玩财付通、腾讯拍拍这样的老套生意,从支付到与京东结盟,腾讯全面转向了平台战略和行业资源整合,前者涉及到一些诸如发红包、打车和卖彩票和小额电子支付这样的腾讯能够驾轻就熟的商业应用场景,后者则是借力打力,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这些手法都是旧梦重圆的新途。至于微店,不提也罢。

对于所谓的重业务和轻业务之间的划分,每个人可能会见仁见智,轻重总是相对而言,但其间区隔照旧可以找到大致的分界线。以媒体为例,我们判断哪些媒介属于重媒体,哪些属于轻媒体,少可以从两个方面加以辨察:首先是本钱大小,1集电视剧显然比一篇文章的制作成本要高出很多;其次是表现形式的复杂还是简单,在互联上这一属性甚至可以简化为这1媒介内容数字化以后的内存大小和提供这一服务时会涉及到的带宽本钱高低,比如说,一部电影相对一首歌曲来说,前者明显会重很多。

除以轻重来辨别媒体业务和电商业务各自对应的不同属性外,我们还可以换一种思路思考,为何上很难直接生长出电商业务来。我们甚至可以用大脑结构对应的功能来辨别这两类业务,前者可以称为右半脑业务,电商则明显属于左半脑业务。人所共知,媒体从来没有什么客观属性,每个人总是愿意相信他所喜欢的内容或偏好,这也是像媒体我们很容易区分出左中右、保守或者激进的风格来的重要缘由,在朋友圈这样的社交媒体中,更是明显。通常,我们在朋友圈中看某一位朋友所发的消息,不是他(她)所发送的内容是多么地客观和公正,而是由于他(她)是你的同学、同事或者朋友,甚至是你所暗恋的对象,你之所以喜欢看,是因为这恰恰表现了你的喜欢态度;这是一种情感连接;但对络购物这样的右半脑业务而言,人们会表现得更加理性、客观和实事求是,对于性价比这样的东西常人都会货比三家,这也是马云为什么会更喜欢女买家的原因;这是一种更加理性的认知态度的应用。

知道了这一区别所在,也许我们就明白了一大半:为何我们在朋友圈见到一位兜售小东小西的人以后为什么马上就会把他拉黑;为何阿里巴巴的来往即便是马云强推也很难流行起来;Facebook的收入为什么90%会来自于广告而不是甚么电子商务;和当年的搜狐、新浪等门户的电子商城为什么都会无疾而终。对于腾讯和许多相似的互联公司来讲,媒体这样的轻业务和电商之类的重业务就是两条不同同时踏入的河流。

(越来越重的,离张小龙心目中那个寻求简单的社交神器已经渐行渐远)

京东购物在每天3000万UV的阅读量,成单率却还不到万分之一,和财报中为什么入口的贡献如此之小,仿佛可以从任何一个普通人的大脑结构中也能找到答案。

平台生态还是垂直服务为什么越来越臃肿?

除了在重业务和轻业务中难以找到平衡外(例如不久前推出的微视频服务就显得有点重),到底是要做一家以平台生态为特征的公司,还是除此之外还要提供更多的垂直服务,同样在摇摆。

以游戏业务为例,腾讯公布的2014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核心的产品游戏增值业务出现了增长停滞,环比增长只有2%,除了PC段游戏业务的增长开始下降以外,腾讯在移动端虽然实行更加开放的平台战略,但这1战略也面临挑战,对于而言,其吸引用户的照旧是消除类、休闲之类这样的轻游戏,对一些诸如其原腾讯离职团队创作的《刀塔传奇》这样的重游戏,则显得爱莫能助,对重度游戏玩家而言,移动端的入口更加离心化、多元化和碎片化,远不像过去的PC端那么集中,这时候要重复时代入口高度集中化那样数亿用户的人口红利,就会显得相当费劲。是依赖自主开发,还是更加开放平台,相信上的手游平台还将延续纠结下去。

将时期媒体和游戏业务的价值顺利迁移到,腾讯想要的远远不止这些。事实上,在移动互联领域,腾讯的商业模式正在悄悄地发生着新的变化。

以腾讯公司收入结构中广告和游增值服务各自所占的比重为例,从广告收入占据总营收的比例来看,从2011年第三季度到2014年第三季度,腾讯广告收入所占比例连续4年来都在增长(分别为8%、8.7%、8.9%、12.3%),其中过去一年中增长幅度。随着带来了的腾讯媒体功能的强化,腾讯的媒体业务收入将会持续强劲增长(2014年第三季度广告收入同比增长了76%,超过游戏业务的速度(34%)两倍还要多),而与此同时,腾讯在移动端的络游戏业务除必须调剂战略以适应新的运用场景需求外,业务比重也不可避免地减小。

(究竟是作为一种情感连接的媒介工具,还是1驾开始挥镰收割的赢利机器,正处在一个歧路口)

事实上,这正是产品的迷惘之处。从其核心价值而言,本质上是一个社交媒体,从语音、短信、视频再到朋友圈消息,现阶段它已经牢牢掌控了熟人社交这1市场,可是从其资本价值来看,腾讯的平台梦想希望它能承载更多的盈利业务:从游、彩票、打车、电商到娱乐,总而言之,一个人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希望都能牢牢控制。

这样的春秋大梦落实到身上,结果制造了一个头和身体越来越扭曲的形象:从张小龙的视角来看,应该是一个简单、有效的平台,风格百变而不改体态轻盈;可是从马化腾的视角去看,应该是1颗长满了赢利果实的大树,而且每一颗果实都必须是沉甸甸的。

从现有的产品结构看,资本的意志已经完全超越的产品的属性,平台上的业务正越来越重,树杈分枝越来越繁复,从微视频、微店、公众号、服务号腾讯期望摘取的硕大的赢利果实几近都压弯了树干,这也是我们每一名普通用户发现体验愈来愈慢、甚至宕机的发生率时有增加的真实原因。

对而言,减负已势在必行。一个产品的存在感就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一样: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腾讯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像前不久发布的本就是以APP另起炉灶,没有再直接挂到那棵树上去。如何在平台生态和垂直服务之间取得平衡、而不在重复PC时代的成功经验,将是未来考验马化腾和腾讯高管团队的关键1役。

快速缓解痛经的小妙招
痛经小腹痛吃什么
排卵期出血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