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频现一行三会离职高管民营银行一半海水一半

2019-01-11 11:29:36

8月16日晚,相关媒体报道称,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原会长(正厅级)闵路浩将于8月17日赴第6家获批的民营银行“重庆富民银行”拟任行长(待银监会核准)。此外,据悉,重庆富民银行将于8月26日开业。今年5月18日,重庆富民银行获银监会批复,筹建时间为6个月。

“一行三会”下海潮,跳槽民营银行也不少

中国小额贷款企业协会由银监会主管,闵路浩是首任会长,正厅级干部。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统称“一行三会”,构成了中国金融业分业监管的格局。然而,近年来,包括“一行三会”的金融监管部门的高管持续离职,形成一股“下海潮”。

2015年4月,银监会创新部原副主任杨晓军将担任陆金所副董事长、党委书记。2015年6月,银监会信托监管部兼非银部原主任李伏安跳槽到渤海银行担任董事长、党委书记。

近期,原上海银监局副局长蒋明康加盟上海均瑶集团;银监系战伟宏出人浙江信托总裁;叶凌风担任华鑫信托副总裁;证监会国际部主任祁斌被任命为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央行金融所所长姚余栋拟任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中国进出口银行浙江省分行行长的陈筱敏接任温州民商银行董事长,成为中国民营银行中的首位女董事长。

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以来,仅一行三会就有近40名官员“下海”,且势头仍未减弱。业内人士表示,官员下海,一般都出于个人意愿,希望到企业担任高管深入一线,施展个人才能抱负,而企业也欢迎监管层的人才,带来人脉资源,更能把握复杂和动态变化的金融政策,帮助企业梳理业务合规性。

由于近年来政府公务员制度改革,薪酬福利等进行调整,逐渐驱使公务员参与到市场化的职位竞争中来。此外,与体制内相比,市场化职位不但提供丰厚的薪酬,而且提供了施展才华的舞台,助力其将自己的想法落地。

民营银行动作频现,“地方化”特色愈显浓重

据了解,重庆富民银行定位为“服务小微企业的普惠金融银行”,提出了“扶微助创,实体互联,立足两江,辐射库区”的经营模式,是重庆市首家以小微企业、“三农”经济体和其他金融弱势群体为核心服务主体,支持和服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银行机构。

对于为何选择重庆富民银行,闵路浩在媒体报道中表示,“除了因为与该银行的股东思路契合观念一致,更因为重庆是中小企业聚集的地方。原来做的小额贷款公司协会就是服务中小企业,现在更是进入一线实际服务中小企业。

而不久前,8月12日浙江本地人陈筱敏接任南存辉,温州民商银行行长侯念东和董事翁奕峰,3位“董监高”团队均系浙江银行学校校友,熟悉本地金融生态。业内人士认为,随着陈筱敏履新,首批民营银行试点的董事长皆由金融业人士担任,这也意味着中国民营银行正在朝着更加专业化的方向发展。

民资设立银行,是中国银行业打破垄断、走向市场化的重要举措。首批民营银行一年多来,总体发展稳健,差异化经营思路也逐渐明晰。中国银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5家民营银行资产总额达959.41亿元,较年初增加165.09亿元,增幅20.78%。其中,各项贷款余额356.48亿元,较年初增加120.45亿元,增幅51.03%。各项存款余额222.51亿元,较年初增加23.09亿元,增幅11.58%。

据了解,成立之初,民营银行的经营方式有4种:“小存小贷”(限定存款上限,设定贷款上限);“大存小贷”(存款限定下限,贷款限定上限);“公存公贷”(只对法人不对个人);“特定区域存贷款”(限定业务和区域范围)。

近来,刘永好与雷军的四川希望银行、三一集团发起的湖南三湘银行先后成立,然而,随着进入常态化设立阶段,民营银行的路并不平坦。

资本方“打退堂鼓”,民营银行热度渐冷?

据7月21日,筹建中的“中关村银行”在等待批复申设方案中,拟任行长原工商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侯本旗从中退出,或与目前中关村银行的组织架构有关。

而7月26日,同样是筹建中“贵安科技银行”,因银监会要求民营银行注册资本为20亿元,朗玛信息和益佰制药双双发布公告,放弃主发起人地位,主要原因是“在推进民营银行的筹建过程中,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民营银行筹建细则进一步细化,民营银行注册资本提高至20亿元人民币。”

日前,厦门上市公司建研集团称受相关政策影响,厦门商汇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筹建民营银行的工作已无法继续推进。而商汇联合投资正是为推动“商汇银行”而设立的,蒙发利也宣布退出商汇银行筹建。

此外,2013年12月,蒙发利和建研集团曾分别拟以自有资金5000万和3000万参股民营银行的筹建。而日前,双方也先后发布公告表示,退出参与筹建民营银行。

近两年,民营银行逐渐成为企业资本追逐的热点,原因在于,民营银行对金融的灵活、便捷和安全性,实体企业布局民营银行又能为其主营业务提供辅助和互动。

此外,还有政策支持,在7月召开的2016年上半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银监会表示,以建立健全机制和扩大民间资本进入为重点,推进改革创新。其中,扩大民间资本对银行业的投资,批复筹建重庆富民银行和四川希望银行,推动12家拟设民营银行进入论证阶段;设立民间资本控股非银机构2家、批筹4家。

据不完全统计,A股上市公司民营银行概念股已经超过50家。然而,近日,民营银行发起方的举动大有“热度遇冷”的节奏。那么,是什么原因致使资本方企业对民营银行进行重新考量呢?亿欧认为,有内因和外因两种。

内因:民营银行自身难筑“护城河”

虽然,一年多来,首批民营银行总体发展稳健,银监会的数据也相对良好。然而,民营银行的市场定位并不清晰,面临拼爹、抢地盘、争资源、同质化等问题。

其次,上有大型银行牵制,下有互联金融平台围攻,民营银行整体上处于理财和银行之间,有银行的名声却没有银行的权力,有P2P的业务却没有P2P的胆量,可谓是夹缝中生存。

此外,民营银行在诞生之时自身就面临一些难题。侯本旗在2015年初发表的《民营银行,筑好你的护城墙》一文中指出,掂量好“办银行自担风险”的分量,把握好“新常态”下金融发展特点,筑好生存发展的护城河才能避免“播下的是龙钟,收获的是跳蚤”的悲剧。

侯本旗指出:首先,平衡多方诉求,形成股东管理层员工激励参与和激励相容的治理机制,是民营银行的道护城河。其次,业务和风控模式,基于对区域或行业的透彻理解,共享股东优势资源,进行金融产品和风控模式创新,是民营银行的第二道护城河。第三,业务增长策略,在发展初期注重对银行素质提升而不是单纯追求盈利增长,达成稳健的业务增长策略共识,是民营银行的第三道护城河。

外因:监管趋严

从资本方企业发布发布推出筹建民营银行的公告中,都提到了监管政策的原因。随着准入标准不断细化,达不到要求的上市公司也有增多趋势,更多企业从筹建民营银行中抽身而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件原因是:注册资本提至20亿元。

然而,民营银行筹建细则,目前并未具体公布。2015年6月,银监会发布的《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了民营银行的准入条件:投资入股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民营企业,近3个会计年度需连续盈利,年终分配后净资产达到总资产30%以上,权益性投资余额不超过净资产50%等。

此外,还有媒体报道中的一些监管规则:如发起人为拟设银行注册地所在省(区、市)内纯中资民营企业;持股比例原则上不超过30%;优先选择单家企业净资产不低于100亿元、受益人和剩余风险承担者个人净资产不低于50亿元的民营企业作为发起人,欠发达地区如西部地区可适当降低要求;发起人的实际控制人为中国境内公民且不得持有绿卡;采取共同发起设立方式;银行性质为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亿元等。

对此,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曾在媒体报道中表示,设立银行对资本金的要求比较高,要维持一家银行的持续发展,还需要长期的资本投入和补充,所以监管部门对主发起人有更多的要求。具体来看,,要避免道德风险,以防企业把银行当提款机,把风险转嫁给广大储户,所以需要信誉比较优质的企业作为发起人;第二,成立之后有不可预知的风险,需要主发起人资金实力比较强;第三,银行要发展做大的话,需要持续资金补充和不断的投入,没有这个能力,银行发展前景就可能不乐观,这样的银行在激烈竞争中也很难生存。

然而,对A股上市企业来讲,利用民营银行操作概念,进而股价的可能性也是不能忽视的。但亿欧认为,民营银行的热潮虽然有所降低,但长远来看,这一趋势是不可逆的。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12吨随车吊价格
香椿树苗
抢红包大作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